目前兰州推山工程的施工速度已经比预期放慢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1-06-04 02:35    次浏览   

出于这样的担忧,以及作业带来的“沙尘暴”,目前兰州推山工程的施工速度已经比预期放慢。这和许多专家的意见一致。他们认为,现有技术基本能满足“推山造城”的施工要求,但前提是施工方必须严格按标准施工,政府要加大监督力度。在未利用地开发过程中,需要适度控制开发速度,总结试点经验,许多风险需要防患于未然。

除了人们期盼中的拉低房价之外,当地政府更希望通过“向山要地”解决城市用地紧张问题。

采访中记者感到,对于推山填海,地方政府积极性很大。通过引导工业建设、城镇建设“上山下海”,也确实有效缓解了不少地方耕地保护和建设用地需求间的矛盾。

“荷兰是围填海最早的国家,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国土面积三分之一都是靠围填海得来的。但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,他们意识到了围填海对生态的破坏,排洪不畅、内涝严重,便开始退田还海,这样的教训难道不值得汲取?”许建平说。

记者近日来到防城港市企沙半岛采访时看到,这里的一部分海域已经被填埋,新开发的土地上坐落着工厂。一位姓陈的村民告诉记者,企沙半岛围海造田从2008年就开始了,以前这里一片寂静,现在新建工厂越来越多,发展速度也越来越快。

宁波慈溪市的东边有一条不断向外扩展的海岸线。记者在慈溪市围垦土地现场看到,大片土地一望无际,田里种植着水稻和其他作物,标准化的大棚随处可见,在浙江内陆地区,这样成片的耕地几乎见不到。

施工是从2012年11月开始的。当年,国土资源部批准甘肃等11个省区开展低丘缓坡荒滩等未利用土地开发试点。

可建设在湿陷性黄土之上的九州,也成为地质灾害的频发区。除一些楼盘出现过地基塌陷外,还由于山体滑坡造成楼房垮塌。2009年5月,石峡口住宅小区就因为西侧的山体出现滑坡,造成2个单元30户群众的房屋坍塌,5人未能及时撤离被埋其中。

在浙江,如果说丽水、金华、衢州是“靠山吃山”,那么宁波、台州、温州则是“靠海吃海”,通过围垦造地,让上百万亩滩涂海塘变成了良田和建设用地。

兰州市国土局副局长李长江介绍,地处黄河河谷地带的主城区经过多年开发,剩余可供开发建设的土地非常稀缺,每年用于建设的土地只有2000亩(1.33平方公里),是全国所有省会城市中最少的一个。他估计,“按照目前的速度,不到5年时间兰州市将无地可用”。

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表示,目前我国未利用土地面积总计超过40亿亩,至少有9亿亩适宜改造,开发后可以用于建设、生态或者农业。这些数量庞大的未利用土地,如果合理开发,将大大缓解用地矛盾,稳定新型城镇化用地供应。

经济发达的浙江省建设用地更显紧张。在丽水市南城水阁区块的低丘缓坡整治现场,记者看到,这里仍在进行零星的平整施工,山峦之间的人造“平原”上已经有多家企业入驻。根据规划,这里将成为丽水的一个新城镇。

与兰州情况类似,地处两广交界地带的广西梧州市,“八山一水一分田”,在125.72万公顷土地总面积中,耕地面积仅占11.2%。随着城镇化、工业化的快速发展,适宜建设的土地越来越稀缺。

于是,“找地”成了当下蔚为壮观的一种景象。有的从开发中来,推山填海造地;有的从改革中来,盘活农村建设用地;有的从效率中来,再开发利用“二手地”……“找地”热潮在全国各地迅速兴起。

浙江省国土厅副厅长张国斌说,作为资源小省,浙江必须探索出一条节约集约用地的新路,不能再单纯向耕地要发展空间。“浙江2000多万亩待开发的低丘缓坡是重要的后备资源,在科学规划的基础上,可分为宜农、宜林、宜建几种类型审慎开发利用。”

编者按 “地荒”成为各地政府的心头大患。如今进入任何一个市县,几乎都会听到当地领导抱怨建设用地指标短缺,而且缺口还越来越大。

这种现象有其必然性。国土资源部官员前两年就说过,按需供应建设用地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。未来,我们土地的供应只会是日趋紧张,不会缓解,这个紧张过程将一直伴随着我国的城市化、工业化、现代化全过程。

不只浙江如此。广西防城港市陆地面积只有6222平方公里,土地资源不足严重制约了该市的经济发展,特别是临港工业发展。因此,“向海要地”就成了近年来防城港市解决土地资源不足的重要举措。

在建设用地越来越紧缺的形势下,人们正把目光更多地投向山、海,掀起一轮前所未有的造地热潮。

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研究员许建平表示,从长远看,围填海可能得不偿失。现在花了很大力量围填海,在新生的陆地上布局产业,一旦遇到特大自然灾害,损失可能会无法估量。

与丽水一样,浙江金华、衢州也积极开展低丘缓坡开发试点,力争少占耕地,寻找新的发展空间。

兰州市国土局局长丁祖全说:“未来兰州中心城区的发展,除了对现有城区进行空间整合和内涵挖潜外,不占或少占耕地、向荒山荒沟要空间,是一条必由之路。”

兰州市黄河北岸的连片荒山正在接受“人工改造”,成为平整的适合城市建设的土地。

(责任编辑:袁霓)

不过质疑的声音也从未缺席。在兰州,人们面对正在进行的推山造地试点,想起了九州开发区的前车之鉴。九州开发区在黄河北岸,距离兰州主城区只有5公里,却像一座孤岛。

“丽水市的低丘缓坡开发是被逼出来的。”丽水市常务副市长陈瑞商说,当地唯一的平地碧湖平原是代代相传的“粮仓”,占用了对不起子孙后代,“没有耕地对不起后代,但没有发展也对不起当代,丽水必须想办法‘找地’推进工业化、城镇化”。

这家房企将出资建设一座横跨黄河的大桥,将“推山造地”新建的楼盘与对岸主城区相连接,黄河南岸的商品房每平方米已经超过了1万元,而据新楼盘的销售人员预计,其销售价格将会比对岸低三分之一左右。

按照兰州市的试点规划,从2013年开始,5年内兰州每年可以开发规模不超过1.5万亩(10平方公里)的“未利用地”。目前参与试点的企业,除了太平洋建设集团外,广东碧桂园集团也已经开始进行土地整理和楼盘的建设。

上世纪80年代,这里还是一片荒山坡。在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,通过推山造地、滚动开发,荒山荒沟被整理成平地。现在这里已经开发出了6000多亩土地,建成了130万平方米的房屋,6万多人在此生活。

当然,获取耕地只是目的的一面,目的的另一面,则是在耕地占补平衡硬约束下,围垦土地变为耕地,就意味着建设用地指标更为宽松,承接项目的能力大为增加。与此同时,也有大片滩涂直接变为工业园区,布局重化工产业。

从主城区往北3公里,在兰州市未利用地开发工程的青白石施工片区里,太平洋建设集团的上百辆挖土车和沙土车发出巨大的轰鸣声,这些穿梭在山坡上的工程车辆已经改变了原来山头的模样,一个面积数平方公里的大平台已现雏形。

梧州市国土局规划科技和耕地保护科科长莫东钊介绍,自治区层面下达给梧州的城市建设用地指标2012年为300公顷,而当年实际用地需求达到1280公顷,缺口之大由此可见。梧州的办法同样是“向山要地”,在低丘缓坡地带开辟出多个工业园区。

当地国土部门的统计显示,山地、黄土梁、峁沟谷地占到兰州全市面积的85%,河谷盆地仅占15%。受此影响,兰州市区人口密度达到2.3万人/平方公里,部分城区拥挤程度甚至超过北京和香港。

在企沙半岛采访时一位李姓渔民告诉记者,2008年没有开发以前,附近海域非常清澈,海洋鱼类资源也十分丰富,每天出海打鱼都有较好的收获,而现在随着围海造田不断推进,在近海打鱼已非易事,必须到较远的海域去。

记者在其中一个工业园区看到,大片新平整过的土地上建起了不少厂房,已有多家企业入驻并投产,到处机器轰鸣。梧州工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祝楚良告诉记者:“这个地方本来是长满灌木杂草的低丘缓坡,推山填平后平整出了这片土地。”